首页法律法规雷霆行动维权日志曝光中心江一拍专栏广东维权专栏

舆论监督

supervise
当前位置:首页>> 舆论监督

狗日的城管:你们终于打死人啦!

2008/1/8    作者: 江一拍    浏览次数:11534
    摘要:狗日的城管:你们终于打死人啦!

 

      魏文华死了,他死在了天门城管暴徒的乱拳之下!他死的是那么突然,那么迅速,恐怕与他同车的人都不敢相信这事就发生在那短短的五分钟时间里,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这个事件中,我们好象找不到魏文华的任何一点过错,错就错在他不该有那种见义勇为的思想。如果他把城管打人看做是一种习以为常的事情,如果他看到城管打人后驾车离去,他肯定不会离开这个世界!但热血男儿魏文华没有做那样的懦夫,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让他在几十名淫威人员的面前举起手中惟一能拍摄的手机,但他却不知道,他的这种责任感将他送到了不归路!终于死人啦!是该引起有关部门对城管打人来重视的时候了!现在看来,平时老百姓骂城管为土匪并不为过!

    魏文华之死让我想到了同样是被打死的孙志刚,孙志刚之死终结了我国的收容遣送历史;而现在魏文华之死,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恐怕城管的拳头不会因为一个魏文华之死而对老百姓的躯体而收起来!

    魏文华之死还让我想到了阳新的交警程时发,2005年12月11日晚10时许,枣阳货车司机孙铁驾驶运输酥梨的货车经过阳新浮屠收费站时,被执勤交警程时发拦停。程时发称货车超载,准备开罚单。孙铁说,自己在黄石已被高管巡警罚过款,并出示了罚款收据,但程时发坚持要罚款。双方发生争执,有人拨打110报警后,程时发将孙铁放行。之后,程致电社会青年王伟,让其找人“教训”孙铁。王伟遂纠集多名社会青年,乘坐面包车追上孙铁的货车,将孙铁殴打致死。随后,阳新县有关部门赔偿孙铁家属共计70万元(这里有详细报道)!2007年4月11日,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程时发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刑,王伟死缓,其余7名男子,分别被判处15年以下有期徒刑。

    现在我们除了悲痛只有期待,期待那些将魏文华殴打致死的天门城管人员,能受到象阳新交警程时发一样的严惩,以告慰魏文华的在天之灵!

 

附:各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路遇城管与村民冲突,掏出手机现场录像
天门一总经理被围殴致死

   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付祥 刘长风   2008年1月8日

      昨日,天门发生一起令人悲愤的事件:一位总经理路过该市竟陵镇湾坝村时,发现城管执法人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他掏出手机录像时,被城管人员当场打死。
      昨晚10时许,记者来到事发现场,天门警方正在向村民取证。记者借着车灯看到,事发地是垃圾场,位于皂(市)毛(嘴)公路旁,附近有村民的住房。
    记者在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被打伤的3名村民。村民李某介绍:两年前,有关部门与该村商定,将路旁的这块地作为垃圾填埋场。
    由于垃圾场臭味太大,并致饮水变质,今年元旦,约定期限已到,村民便不许再填垃圾。但每天仍有多台垃圾车将垃圾运送至此。
    昨日下午4时30分许,数十名身着制服的城管执法人员乘车而至。当地村民阻止垃圾填埋时,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至少有5人被打伤住院。
    双方发生冲突时,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和该公司党支部书记王述堂驾车路过。
    据王述堂介绍,魏文华看见双方发生冲突,拿出手机下车摄像。数十名执法人员见此蜂拥而至,殴打魏文华,魏交出手机,举起双手,但殴打并未结束。
    5分钟后,魏文华倒地不省人事。城管人员将魏抬上车辆,送到医院。

    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魏文华送至医院时,瞳孔放大,呼吸已经停止。
    记者当晚来到天门竟陵派出所,该所民警对案件不愿多谈。在天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负责人称,警方已立案调查。
    记者随后到天门市城管局采访未果,多次拨打该局局长齐某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24名城管人员被警方控制
天门市委书记:尽快抓住凶手,不要袒护城管

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刘长风 付祥 2008年1月9日

      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路遇城管人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下车用手机现场录像,被城管人员围殴致死(见楚天都市报1月8日2版报道)。这一事件引起天门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善后工作专班、案件侦破专班紧急成立。昨晚11时,天门市委宣传部向媒体提供的新闻通稿称,目前,公安机关已控制涉案城管人员24人。
    另据记者了解,被控制的24人中,已有9人承认有殴打行为,但天门警方对此并未证实。
    昨日下午,天门市政府秘书长沈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正在外地出差的天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这一事件高度重视。市委书记别必雄要求“尽快抓住凶手,不要袒护城管,是谁就严惩谁”。
    事发当晚,天门市委、市政府召开有公安、城建、水利等部门参加的紧急会议,成立了由市委常委、副市长汪发良牵头的善后工作专班,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廖鸿韬牵头的案件侦破专班,并迅速开展工作。同时,纪检监察、检察机关,也开始对案件中涉嫌的职务犯罪行为,及领导责任问题进行调查。
    据案件侦破专班介绍,至昨晚,已有百余人接受警方封闭调查。被调查对象中有城管人员,也有现场村民。警方已控制涉案城管人员24人。
    另悉,天门市城管部门已停止向湾坝村运倒垃圾,城市的生活垃圾暂运送至其它地方。

  天门市政府秘书长沈爽表示:
  此次城管行动不能说是执法

    昨日下午,在天门市委宣传部,天门市政府秘书长沈爽对记者表示,从严格意义上讲,天门城管的这次行动,不能说是执法。
    据沈爽介绍,现在的环卫部门,是2006年6月从竟陵办事处划转由市城管局管理的。这次城管局动用执法人员来到湾坝村,是为一个单位的事在做疏通工作,不能算是执法。该局出动的是执法人员,而不是民间所说的社会闲散人员。
    记者随后来到天门市城管局,发现该局办公楼已被2把锁锁住,写有“天门市城市管理局”几个大字的招牌已经变形,办公室内空无一人。楼下,六七位正在打牌的婆婆说,城管局出了事,所有人都没来上班。
    记者透过铁栅门看到,在城管局一楼过道上,挂着城管局的“效能建设”宣传牌。宣传牌上称,要坚持依法行政,文明执法;加强队伍建设,整治“四乱”(乱检查、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不以罚代法,滥用职权。
    城管局负责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该单位全体人员都在接受警方调查。

  目击者回忆令人震惊一幕:
  “他逃了10米,也没逃过一死”

    村民陈金平在垃圾处理场承包鱼塘。前日下午,他目击了魏文华被围殴致死的整个过程。“他逃了10米,也没逃过一死!”昨日下午,陈金平回忆令人震惊的一幕时,悲愤不已:魏文华(陈事后知道的名字)被打时曾奋力逃走,但逃到约10米外的公路对面后,仍被城管人员追打致死。
    陈金平说,前日下午4时30分许,他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魏文华从车内下来,拿着手机拍摄城管打人。城管人员看到后,一把抢过魏文华的手机。魏要城管人员把手机还给他,这时,有城管人员大叫:“打!”然后,众城管人员对魏进行围攻。
    陈金平就在附近,他听魏文华说:“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过路的。”但城管人员没有理会,将魏推到垃圾场内继续殴打。
    被打倒在地后,魏文华爬起来,奋力跑到马路对面,众城管人员尾随对其拳打脚踢,直至魏不省人事。
    看到魏文华倒地不起,城管人员纷纷离去。不久,几名城管人员返回,将魏运上车。

  省公安厅法医赶至天门:
  对魏文华遗体进行尸检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天门城郊的天门殡仪馆时,死者魏文华的家属已在这里设置了吊唁厅,但吊唁厅内并没有看到魏文华的遗体。据殡仪馆工作人员介绍,前晚8时许,魏的遗体被送至殡仪馆存放。
    进入吊唁厅,魏文华的遗像两边写有“噩耗惊传哀歌动乡里,英雄义举美德示人间”的挽联,灵堂内外摆满了亲友及有关单位送来的花圈。
    据殡仪馆工作人员介绍,当天上午,有村民自发来到这里,对魏文华进行吊唁。
    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办公室副主任钟儒信介绍,魏文华被送到殡仪馆时,面部浮肿且呈黑色,全身青紫,腹部肿得很高,上半身赤裸。当晚7时许,省公安厅法医赶至天门,与天门市公安局3名法医共同主持尸检。
    至记者发稿时,尸检仍在进行。

  魏文华将被申报见义勇为
  拍摄城管打人的手机下落不明

    记者从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了解到,魏文华系中共党员,两年前通过竞岗当上总经理,并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职工说,魏文华工作扎实,任劳任怨,平易近人,曾获得天门水利系统“十大标兵”等荣誉,并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
    目前,该公司正准备相关材料,为魏文华申报见义勇为荣誉。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介绍,魏文华被送至医院时,身上并未发现手机。钟儒信说,送至殡仪馆时,也没发现魏文华身上有手机。
    拍摄城管打人的手机,到底在何方?至今仍是一个谜。

  记者探访事发现场:
  垃圾填埋场污染严重

    天门湾坝村垃圾填埋场,为何引发村民与城管之间的冲突?昨日中午,湾坝村村主任刘才汉说,因为垃圾处理场合约已经到期,因污染严重,居民不允许再倒垃圾。
    据介绍,上世纪90年代,因城区一建筑工地需要取土,湾坝村一块10多亩的土地,被挖成了一个三四米深的大坑。2005年11月,天门市环卫部门与湾坝村签订协议,将此处大坑作为垃圾场,环卫部门每年付费1.5万元。
    两年来,垃圾处理场臭气熏天,附近水质变差,夏天蚊蝇太多,村民时有怨言。2007年11月协议到期后,村民便阻止环卫部门再往此处倒垃圾。
    湾坝村村支书陈新平介绍,垃圾场给村民带来污染,村民要求给予相应补偿,村里准备下周与城管部门签订“再填埋垃圾两个月”的协议,没想到发生如此意外事件。
    据了解,2005年签订的协议约定,环卫部门要在垃圾处理场定时消毒、植树、拉网,以防尘土飞扬。同时,垃圾填埋时,需要边填垃圾边填土,但因为填土后逢雨天,环卫车不能进场,上述约定未执行到位。

 

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因为拍摄天门市城管执法人员粗暴执法过程,遭到围殴;5分钟时间——
图文:仗义的生命瞬间凋落

来源:楚天金报   记者 黄鹏程  程平  2008年1月9日
    

    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被天门市城管执法人员围攻,当场被暴打致死,这起性质恶劣的伤人致死案件在天门市掀起一场“地震”。目前,天门市成立了由公安、检察、监察等多个部门组成的办案专班,对此案进行调查,截至昨晚发稿,警方已控制24名涉案人员。

    令人钦佩 路见不平“一阵拍”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地、距天门市区不到三公里的湾坝村六组,当地多家村民的大门都紧闭着。年近70岁的李斗是湾坝村的老支书,他的两个儿子都是目击者。大儿子李水华在事发现场被城管执法人员打伤,记者于昨日凌晨在天门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见到了他。李斗的小儿子李文祥向记者讲述了事发时的经过。
    湾坝村垃圾填埋场位于皂(皂市)毛(毛嘴)公路边100米处。两年前,湾坝村村委会与天门城管部门签订协议,城区的垃圾两年内在此填埋。去年11月,双方的协议到期,因为周边环境恶化,村民决定不让环卫部门再在此处填埋垃圾。被打伤的李水华在医院里介绍,垃圾填埋场附近的湾坝村六组与七组受害较为严重,天气稍微热点,附近就臭气熏天,家里的蚊子、苍蝇特别多,平日里亲戚都不愿来做客,即使来了,也是小坐一会儿就走。昨日凌晨2时许,记者来到湾坝的垃圾填埋场附近时,在皂毛公路边,闻到一阵恶臭。
    协议到期后,天门市城管局仍向此地填埋垃圾。湾坝村民因此不干,该村六组村民自发地前往垃圾填埋场的路口阻止城管部门填埋垃圾。五天前,湾坝村六组村民将通往填埋场的一条道路挖断。第二天,城管部门准备将挖断的道路填起来,湾坝村六组村民前去阻止城管部门填路,当时有人竟聒噪道:轧死一个赔2万元。
    前日下午3时许,湾坝村六组村民看到城管部门的垃圾车经过家门口,20余人自发地来到通往垃圾填埋场的道路,其中妇女站在路上不让垃圾车通行。大约10分钟,城管部门来了三辆车,30余人穿着制服来到现场。20分钟后,又开来三辆车。他们头戴钢盔,身着防护背心。其中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发话:“不让进(垃圾填埋场)就打。”30余头戴钢盔、身着防护背心的城管执法人员将拦路的妇女扯开。湾坝村六组的男人见此,便上前制止,结果数人被打,其中李文祥的哥哥李水华等人被打伤。
    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开车正好经过此地,便停车掏出手机,将城管执法人员暴力执法的过程拍了下来。

    令人发指 五分钟被暴打致死

    魏文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却引来灭顶之灾。城管执法人员丢下湾坝村村民,向魏文华围过来,一阵拳打脚踢。
    昨日下午,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的党支部书记王述堂介绍,当日下午4时许,他与魏文华开车从汉北河血防灭螺工程工地赶回天门市。“魏总看到湾坝垃圾填埋场处城管正在暴力执法,就将车子停下来。说了句‘他们又要打人了’便下车,用自己的手机拍摄。”
    城管执法人员见有人在拍照,二三十人便围了过来,将魏文华围在中间暴打。招架不住的魏文华被打得实在没有办法,答应交出手机,删掉图片。可是城管执法人员仍没有停下来。一位在现场的村民介绍,当时魏文华便喊道:“我投降。”没想到旁边一男子竟然喊道:“干脆打死他算了。”
    大约五分钟后,魏文华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城管执法人员开着车扬长而去。王述堂来到魏文华身边,他讲道:“魏总拍照时,我距离他七八米远。二三十名城管执法人员将他里三层、外三层,我根本就不能靠近魏总。如果谁要劝阻,他们就打谁。”湾坝村村民刘柱华就因此挨了两拳。
    王述堂拿起魏文华的手腕,把了一下脉搏,“魏总的脉搏很微弱,脸部由白转为青,后来又转为红紫。”看到魏文华被打成这样,王述堂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随后向已经离开现场十余米的城管执法人员愤怒地喊道:“你们把人打成这样就不管了?”喊了数声,一辆城管执法车调过头来,几名“城管”将躺在地上的魏文华“丢”到车上,送到医院。
    天门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魏文华送到医院时已是瞳孔放大,确诊为死亡。

    令人心寒 尸体被拖行十余米

    城管执法人员将魏文华送到医院就离开了,他的亲人、同事随后才赶到医院。“到了晚上八点钟,也没有人过问,难道我哥哥就白死了。有关部门的表现太令人寒心了。”昨日凌晨2时许,魏文华的大妹哭着对记者讲道。魏文华体弱多病的父亲得知大儿子猝死的消息,当时就晕倒在地。
    魏文华的亲人、同事找到有关部门,但仍没有人过问此事。前晚,他们闯进天门市市委大院,为魏文华设置灵堂。
    在天门市副市长王志鹏出面安抚之前,令人寒心的事情发生了:七八十名便衣男子从魏家手中抢走魏文华的尸体,并将他在地上拖行十余米远。
    作为近20年的同事,王述堂讲道:“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魏文华都是顶梁柱。他的猝死使两个天都塌了下来。”
    在同事眼中,魏文华是与人为善、勤于助人的好人,也是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敢打敢拼的好领导。1987年,魏文华从吉林勘测技术学院毕业,进入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工作。“分配到单位后,魏文华利用每个周末在外面摆摊,主动帮助周围的群众免费修理电视、电扇等家电。”许多人到现在都记得他的好,魏文华因为乐于助人连续数年都被单位评为“学雷锋标兵”。
    天门市水利系统内,魏文华连续数年被评为“十大标兵”和天门市的优秀党员。1996年3月,魏文华当上了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魏文华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对工作仍然是兢兢业业,经常是忘我地工作。“最近几个月来,魏文华几乎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2点多。”王述堂介绍。
    魏文华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目前正在读初中,妻子原来在天门市啤酒厂工作,后下岗在家待业,魏文华的收入成了家中唯一的收入。

    令人欣慰 天门成立两套专班

    魏文华的猝死不仅让他的家人、同事都难以接受,也让湾坝村村民难以接受。昨日上午,湾坝村村民与魏文华的亲人、同事数百人在天门市内祭奠魏文华,湾坝村村民打出“好人,您走好”的条幅。
    与此同时,湾坝村村民与魏文华的家人、同事强烈要求严惩凶手。目前,天门市市委、市政府成立了两套专班,一套由水利局、城管局等部门组成,专门解决魏文华的善后事宜;另外一套专班由天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廖鸿韬牵头,公安、检察、监察等部门组成,专门负责案件的调查等。
    目前,警方已控制24名涉嫌人员,省公安厅刑事法医专家到天门主持尸检,昨日18时抵达天门,已经开展工作。

 

一企业家拍摄城管打人遭群殴身亡
天门市政府表示不会袒护 公安部门已控制24名涉嫌人员
 
来源:中国青年报记者 甘丽华     2008-01-09

    

      这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桌上的烟灰缸里堆着十多个烟头,窗帘轻闭,透进来的淡淡冬日阳光给房间抹上了一丝暖意。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办公室的主人——湖北省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已离开人世。

    1月7日,魏文华死前,曾遭到当地城管人员的群殴。

    死者是天门市优秀党员

    回想起1月7日下午的那一幕,湖北省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党支部书记王述堂的心中依然充满愤怒。

    1月7日下午3时30分左右,他和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到位于汉北河的工地办公事,4时左右返回天门市区,途经皂毛公路。车行至天门市竟陵湾坝村附近时,他们看到数十名身穿制服、头戴钢盔的城管人员在推搡村民。

    魏文华感叹了一句“城管又在打人了”,便将车停在路边,下车观看,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上。王述堂考虑到车上有物品,便把车关好,落在魏文华后面。看了一会儿,魏文华便拿出自己带有摄像功能的诺基亚手机,准备将现场的情景拍下来。不到两分钟,便有一二十名城管人员过来动手殴打,之后又有二三十名城管人员将魏文华围了起来。

    王述堂说,在殴打之前,双方没有发生任何口角。“从路东打到路中,再打到路西,四五分钟(魏文华)被活活打死!”说到激动处,王述堂一下站了起来,用手比划起当时的情景,“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围在外圈的人甚至需要用力甩着拳头打。”王述堂称,他当时根本接近不了魏文华。

    殴打持续了四五分钟,魏文华倒在地上,打人的城管人员若无其事地走开了。王述堂连问了3句:“你们怎么把人打成这样?”无人理会。

    王述堂上前用手托着魏文华的头,发现魏文华的脉搏非常微弱,脸色由白变紫,慢慢没有了呼吸。他冲着城管人员大声说了句:“你们把人打死了!”这才有几名城管人员把魏文华送到医院,但这并没有挽救魏文华的生命。

    在整理死者遗物时,魏文华家属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手机,但手机里已经没有任何有关当天事发情形的影像资料。

    据王述堂介绍,魏文华敬业、诚恳、乐于助人,曾被评为天门市优秀共产党员、十佳标兵,以及湖北省优秀企业家。他的死亡对单位和家庭都是很大的损失。

    魏文华所在单位同事及家人表示,魏文华平时身体不错。从照片看,魏文华身材比较健壮。

    村民回忆:他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一到6月就臭得要命,家里的苍蝇恨不得有上万只。”说起村旁的垃圾填埋场,湾坝村六组村民刘柱华深恶痛绝。

    充当垃圾填埋场的鱼塘是湾坝村的,两年前,村委会将其出租给环卫部门,但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并没有征得全体村民的同意。受垃圾填埋场影响最大的,是围绕在鱼塘一两百米外的湾坝村六组和七组。出租协议去年年底到期,本以为忍受恶臭的日子到头了,没想到村委会又与环卫部门延长了1年的租期。元旦过后,村民便开始阻拦垃圾车填埋垃圾,双方已僵持了约1周。

    1月7日,两辆垃圾车又开到了鱼塘旁,准备倾倒垃圾,村民上前阻拦。之后,城管人员便来到了现场。

    “城管总共来了66人。”湾坝村另一名男村民说,村民数得很清楚,穿制服的城管人员分别是乘坐面包车和卡车来的。在殴打魏文华之前,已有5名村民被打,目前有3人还住在医院。据这名村民回忆,魏文华当时表示要把手机交给城管人员,但后者继续打,“他(魏文华)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当天我也被打了。”湾坝村六组一名女村民清楚记得60多人头戴“白色帽子”,上面有4个大字“城管执法”。

    据这名女村民回忆,路过的魏文华举起手机拍摄,一群城管人员冲上去,后来又冲上来一批。当时,魏文华还曾对城管人员说“我把手机给你们”,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殴打继续了约5分钟。魏文华开来的“漂亮的车子”还停在马路旁。

    地方政府表态:不袒护城管

    1月8日下午3时,天门市城市管理局的大门紧锁。坐在一旁打麻将的老太太说,昨天还在上班,平时这里热闹得很,院子内外停满了摩托车和汽车,“出事了,就都走了”。隔着铁栅门,记者还能看到墙上贴着天门市城市管理局的“效能建设”宣传材料,写着向社会的承诺书和5条禁令。

    天门市城市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该单位全体人员都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去了,所以无人上班。对于1月7日到湾坝村现场的城管人员有多少人、由谁带队,他表示不清楚。

    天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有关人士表示,目前公安部门正在进行封闭审查,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据天门市政府秘书长沈爽介绍,1月7日,天门市连夜成立了由分管城建的市委常委牵头的善后处理专班,以及由政法委书记负责的侦破专班,公安、检察以及纪检部门目前已经介入此案。公安部门已经进行尸检,但结果尚未出来,案件性质还不能确定。

    沈爽表示,政府态度很明确,一定依法处理,如果涉及城管人员,一定不会姑息。其他相关人员也要依法依规处理,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

    据沈爽介绍,事发后天门市主要领导明确表示:“尽快抓住凶手,不要袒护城管,是谁就严惩谁。”

    而魏文华家属对政府给予的“正在调查中”的答复并不满意,希望政府尽快查清事实,还死者一个公道。

    截至发稿时,记者从天门市有关负责人处获悉,公安部门目前已控制24名涉嫌人员。

 

城管打死人胆量从何而来?

扬子晚报 陈一舟  2008年1月9日

    湖北天门市湾坝附近,天门市水利局下属建筑公司一负责人蔡文华用手机拍下城管执法人员粗暴执法的过程。城管人员发现后要求其删除图片,被蔡拒绝,蔡即遭城管围殴,在送医院后不幸死亡(今日本报A13版)。

  群众拍照,你城管怕什么

  老实说,城管野蛮执法,打死人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现实生活中,由于城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缺乏耐心,或者执法经济思想作怪,执法方法简单粗暴,导致强制执法演变成了暴力执法的事情不在少数,而且城管粗暴执法的问题有日益突出的趋势。

  不仅有村民、市民遭遇城管人员暴力执法,现在连围观群众也被城管执法者活活打死,读罢这样的新闻无法不让人愤慨。光天化日之下,仅仅因为男子用手机拍下了城管人员粗暴执法的镜头,就被城管执法人员活活打死。法律何在?公理何在?这除了说明城管人员法制观念淡薄、素质低下外,更是暴露出部分城管人员的地痞流氓行径。毫无疑问,无法无天的城管人员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且我认为,当地政府也应该引起反思。

  应该承认,如果城管粗暴执法的“杰作”被公布于众,的确对城管执法者会产生不利影响。但是面对如此丑陋的执法者,任何一名有正义感的公民,都不会袖手旁观。一个显然的道理是,城管人员如果执法有理有据、规范文明,面对群众拍照,有什么好怕的呢?城管人员既然有胆量粗暴执法、殴打村民,为什么又不敢让自己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呢?

  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路见执法人员粗暴执法,拍照曝光,本是法律赋予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执法人员本应有接受社会监督,改进工作作风的雅量,有什么权力不让别人拍照呢?

  (湖北 叶祝颐)

  城管“大胆”打死人的背后

  又是城管!又是打死人的悲剧!这样的情况再一次说明了:城管确实是越来越“胆大”。城管越来越胆大,自然是“权力”越来越大。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化管理问题也就变得日益重要,城管的“权力”也就越来越大。然而,军队、海关、公安、法院、检察、工商、税务、卫生等“执法单位”,都有一个规范、严格的“执法法规”,因而都有相应的“权力局限性”,不过,到了城管那里,却没有一个什么规范的可操作的法规。

  正是由于城管的“权力”无法可依,所以才有了至高无上的“执法权限”:追赶小贩,强制拆迁,查处车辆,管制街头广告,等等。有专家认为,城管的“执法权”在一些地方高达300多项。然而,在300多项权力中,竟然没有经过一部法律的授权。而为其“授权”的单位其实级别最低:当地行政管理部门,或者说,其权力的“许可证”是红头文件。有人称“‘红头文件’的级别越低,赋予城管的执法权越大,同时其效力也最高”。因为要“维护城市市容”这个无所不包的工作,因此便需要形形色色的“红头文件”为城管授权。于是,由政府部门为其保驾护航的城管便成了“城市管理集大成者”,它集合了公安、法院、检察、工商、税务、卫生等所有执法部门的权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城管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我们还想知道,是谁违反村民意图执意违约要让村民们的土地作为“垃圾填埋场”,是谁派数十位城管人员去“执法”?调查这些问题很重要,因为这里面不仅仅是城管的问题,还有相关部门的问题。而且,如果城管不是被这样“委权”,那么可能就没有了后面的案子。城管牛气冲天,不把人的生命当做生命,自然需要为此负责。但是,如果我们再往深处追究,既然城管们的胆量不是“天生”的,那么,只是作为“维护城市市容”的城管,何以敢屡屡冲撞人民,屡屡成为令人难以置信的“暴徒”?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这样一个问题,那么,即使是这次真的“追究”了致人死命的某些城管的责任,但是,类似城管打人、打死人的事件,就注定不会从根本上消失。

  (河南 张东阳)

  谁才是城管暴力的“终结者”

  在一时的愤怒和对于不幸死难公民的哀伤之后,我们又不得不再次发出沉重的疑问:城管暴力何以屡禁不止?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城管被赋予的职责太过宽泛,几乎涵盖了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而承担如此广泛职责的城管,一般只具备劝说、暂扣物品和罚款等权力,如此权力难以承受广泛的职责,城管必然会使用一些超越权力之外的手段,使暴力执法具备了滋生的土壤。但笔者却不这样看。

  城市管理监察机构是各省级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和国务院的授权,在本行政区域内设立的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机构。我以为,城管职责宽泛并不是城管暴力产生的根源,真正的原因在于,地方法规在赋予城管宽泛职权的同时,没有建立相应的监督机制。履行职责、工作执法缺乏必要的监督,上层的权力监管又不可能“面面俱到”,必然会导致某一层面、某一环节上的执法变异,权力没有掣肘,为所欲为便成为可能。

  令人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国仍然没有一部专门规范城市管理执法方面的独立法律文件。权力欲望膨胀,以权谋私,城管暴力……都可以视为权力无“法治”下的“副产品”。

  城市需要管理,城管需要“法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道格拉斯曾经说过:“制度是社会的博弈规则,或更严格地说,是人类设计的制约人们相互行为的约束条件。”在现代法治社会,制度的完美才能带来公共权力行为的完美——舆论关于“人性化执法”的诉求、呼吁也好,城管部门自身“文明执法”的权力自律也罢,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消灭”渐成权力痼疾的城管暴力。只有严格而严厉的法律制度,才能充当城管暴力的“终结者”。为了推动社会和谐,是时候对城管执法进行立法规范了。 

不能放任城管法外执法

市委书记称天理不容 万人上街声援死者家属

今天,天门市水利局一名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成千上万的群众已聚集到市政府和主要街道声援魏文华家属,要求政府伸张正义。该负责人表示,“我们也感到很愤慨。”……[评论]

·魏文华14岁女儿作诗寄慈父:您怎么还不回家?
·城管局长被查 公安机关控制24名嫌犯 刑拘4人
最新动态
·湖北天门市回应城管致人命案:检察监察部门介入
·男子拍城管执法被打死 数十人抢尸拖行10余米
·男子拍摄城管与村民冲突被数十名城管打死
·男子用手机拍城管粗暴执法 拒删图片被殴致死
相关事件
·南京老人向打人城管执法队员扔鸡蛋(图)
·卖花姐妹称遭城管言语调戏 要其道歉挨打(图)
·商贩因城管执法摔死宠物 十只小动物惨死(图)
·城管强拆户外广告牌遭广告公司起诉
媒体评论

红网:这一次,城管开始灭口了

·检察日报:反思制度之弊
·长江商报:不能让魏文华一人默默死去
·江南都市报:城管暴力频繁挑战百姓忍耐极限
新闻眼
城管“没收式执法”
偏激抗法or暴力执法?
小贩杀死北京城管

市委书记称天理不容 万人上街声援死者家属

今天,天门市水利局一名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成千上万的群众已聚集到市政府和主要街道声援魏文华家属,要求政府伸张正义。该负责人表示,“我们也感到很愤慨。”……[评论]

·魏文华14岁女儿作诗寄慈父:您怎么还不回家?
·城管局长被查 公安机关控制24名嫌犯 刑拘4人
最新动态
·湖北天门市回应城管致人命案:检察监察部门介入
·男子拍城管执法被打死 数十人抢尸拖行10余米
·男子拍摄城管与村民冲突被数十名城管打死
·男子用手机拍城管粗暴执法 拒删图片被殴致死
相关事件
·南京老人向打人城管执法队员扔鸡蛋(图)
·卖花姐妹称遭城管言语调戏 要其道歉挨打(图)
·商贩因城管执法摔死宠物 十只小动物惨死(图)
·城管强拆户外广告牌遭广告公司起诉
媒体评论

红网:这一次,城管开始灭口了

·检察日报:反思制度之弊
·长江商报:不能让魏文华一人默默死去
·江南都市报:城管暴力频繁挑战百姓忍耐极限
新闻眼
城管“没收式执法”
偏激抗法or暴力执法?
小贩杀死北京城管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发展大道39号 报名咨询热线:027-51518383

版权所有 楚天三一五文化传播湖北有限公司 (http://www.ct315.com) 鄂ICP备05000899号-1最佳分辨率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