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律法规雷霆行动维权日志曝光中心江一拍专栏广东维权专栏

案件点评

Case 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 案件点评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

2014/1/6    作者: 杨阳律师    浏览次数:2875
    摘要:杨阳律师谈湖南衡阳贿选案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一

一、       贿选是老古董新出土?

1949年建政以来,“贿选”俩字仅仅是历史教科书上一个呆板的名词,与早已经成为历史的民国大总统曹锟一样,灰暗蒙尘久矣,似乎没有一丝鲜活的气息。

随着2014年的翩然而至,脚步匆匆离去的2013年,在湖南衡阳市爆发了一场不亚于核弹威力的“超级大地震”,让贿选一词,终于扫去身上的尘霾,再度让国人有机会重温历史车轮的遗迹。

细细考究当年的民国,黎元洪企图凑够人数在天津召开国会,重组政府,拿出部分私财,给到津议员提供“旅费”,每人500元,孙中山则派人到北京劝告国民党议员和反对直系的议员前往上海召开国会,来沪议员每人每月可领到300元津贴,而曹锟竞选的机构发出支票573张,每张5000元,曹锟以480票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共花费贿款1356万元。

二、       选票的价格不亚于原始股。

从前文我们不难看出,贿选总统的曹锟先生,花费的贿款不过区区1356万元,而今日衡阳贿选案,可不是为了选总统,仅仅为了谋取省人大代表的职位,已经查实并经媒体报道的数额就已经达到一点一亿余元,近十倍于他们的前贤曹锟大总统!作为法律人,本不应该去妄加揣测,但是,我又不得不对此合理存疑,这些人如果为了谋取全国人大代表的职位,又会拿出多大的开支?

三、       贿选的代表是否能代表人民?

在当下的中国政治架构下,社会新兴阶层、知识分子阶层均被体制有序吸纳或者程序规控等方式逼仄在某种空间之内。他们所抱持的政治理念和个人气节也使得其更希望通过公平竞争性的方式获寻政治抱负的施展,因此他们选举作弊的欲望相对极低。

诸多党政干部只是将人大代表视为政治荣誉性安排,除非履职以代表资格获得为先决条件(比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因此他们一般也不会卷入选举丑闻之中。

那么,对当选代表最有强烈愿望,并愿意采取贿赂手段的是什么人?

依照宪法、法律之规定,人大代表有言论免责权和特殊的人身保障权。人大代表非经特定程序,不受随意逮捕和拘留,社会俗称此种法定特权为人大代表的“护身符”。

人脉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十分重要的生产关系。事业成功二分靠打拼,八分靠人际关系。在人情社会中,关系圈在事业发展的权重可能更大。

故此在各级人大代表中,企业老板尤其是民营企业老板占据颇大的比例,进入人大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进入了精英俱乐部或富人俱乐部。

当选人大代表,可以低成本地接近权力,甚至享受政治权力的优待与眷顾。官员与带有人大代表光环的企业家打起交道来更为放心甚至理直气壮。中国特殊的文化积淀使得富人并不当然享有社会的尊敬,在不可能直接进入权力核心圈的政治体制之下,当选人大代表有时也是这些企业家身份改变身份炫耀的资本。

从湖南省统计局 201334日发布的《公报》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319元来看,56名贿选代表,行贿一点一亿余元人民币,人均近两百万,直逼普通城镇居民100年的收入,这些人,能代表人民?

四、       接受贿赂的衡阳市人大代表依法应当如何担责?

媒体报道接受贿赂的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被责令辞职,笔者十分哑然,依据《选举法》第四十六条“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受选民和原选举单位的监督。选民或者选举单位都有权罢免自己选出的代表”。本案为何不是依法由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以“履职不合格”予以罢免?反而出现了不知法出何门的责令辞职的处理方式?

另外,依据相关刑事条款,受贿罪的立案标准为5000元,该518名受贿代表,均远远超出该标准,仅仅辞职能就此了结此事么?刑事谚语有云“刑法的威慑力,不在于其严酷性,而在于其不可逃避性”!如果仅仅辞职就可以逃避刑事处罚,我们岂不是眼睁睁看了一出“金蝉脱壳”的哑剧?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二

2014新年之际,原本想放松防松,好好休息,仅仅是为了不在重大事件中失去自己的声音,随手写了《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一》,没想到下午最高院在临近下班的十六点多钟发布了最新消息“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在衡阳破坏选举案中失职渎职,涉嫌玩忽职守罪,依法决定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不得已,情势逼人,不得已开夜车续写本文《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二》

一、最高检立案传递的信号

2013年的一系列法制事件引发的眼球经济绝不亚于当红肥皂剧,将剧情推上巅峰的,除却最高检立案的刘志军案和薄熙来案之外,恐怕再无匹敌。

蹊跷的地方在于刘志军案及薄熙来案从罪行法定的刑种上看,都是达到了可以处以极刑的地步!而衡阳贿选案,从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六条来看仅仅须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而第三百九十七条的玩忽职守罪也只是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从刑期看,相比刘案、薄案,衡阳贿选案简直可以说是轻微刑事犯罪,为何会惊动最高检如此重视?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朝野已经达成共识,衡阳贿选案是和刘志军、薄熙来案件同样重大的刑事案件!

二、衡阳贿选案是动摇国家根本政治制度的惊天大案

众所周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组织形式,是中国的政体。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大产生,对它负责,向它报告工作,受它监督。

衡阳贿选案的踢爆,多达百分之九十几的人大代表卷入丑闻,直接导致整个衡阳人大的全军覆没,更严重的是由它产生的衡阳市的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的合法性也出现了危机!

如果进一步追溯上去,更是可怕,现在已经宣布的56名贿选的省人大代表的当选无效,可是,曾由这56名无效代表参与投票选举出来的省人大常委会的合法性是不是也令人费思量?由一场有56名当选无效的代表参与投票产生的省一级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的合法性是不是也需要进入考量?

如果胆子大一点,再进一步思考,曾由这56名无效代表参与投票选举出来的全国人大代表呢?笔者不敢想,也不敢再往深处写了~~~~~~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三

一、       我国破坏选举罪存在立法缺陷

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六条对【破坏选举罪】做了如下规定“在选举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国家机关领导人员时,以暴力、威胁、欺骗、贿赂、伪造选举文件、虚报选举票数等手段破坏选举或者妨害选民和代表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显然,立法者只考虑到了在和平环境下,顶多是极个别的人会采取非法手段来破坏选举活动,断然想不到居然会出现527名人大代表有518名收受钱物导致整个人大倾覆的情况,这种犯罪行为,其后果甚至可以达到颠覆政权的疯狂程度!区区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显然不能罚当其罪。

二、       纠错机制尚需完善

衡阳贿选案的踢爆,湖南省采取了自认为最恰当的拨乱反正手段,但是,从相关案件报道来看,20132月便已经接获群众举报,同年4月才由省纪委组成专案组,6月才查清基本事实,122728日专案组才向省人大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报案情,1229日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刚宣布对衡阳破坏选举案立案调查,不到一周的时间,2014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又传出确切消息,对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在衡阳破坏选举案中失职渎职,涉嫌玩忽职守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不难看出,这一系列的动作,时间跨度几近一年,显得极为拖沓,差强人意,尤其是省检察院和最高检的一周内先后匆匆宣布立案,似乎传达出某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暴露出纠错机制的严重不足。

议会丑闻,在民主法治成熟的西方也并不鲜见,例如2009年,英国议会爆发了“报销门”丑闻,英国国会议员利用制度上的缺陷,利用公款,报销私人账单,而被媒体曝光的事件。该事件导致多名议员辞职,甚至英国下议院,下议院议长迈克尔•马丁也于当年519日宣布辞职。

 “报销门”事件证明了“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即便在英国这样一个号称民主法治比较健全的国度,掌握有公权力的议员也千方百计利用制度漏洞谋取私利,上至首相下至大臣,“报销门”中披露的官员以权谋私让人瞠目结舌,但更值得关注的是英国社会的纠错制度。官员对政治“游戏规则”的遵守。卷入丑闻官员的行为让人不齿,但他们还是恪守了最基本的政治“游戏规则”,比如马利克虽自视无辜但还是被迫辞职,以及涉案议员在整理公款报销清单中没有弄虚作假等。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英国的公职人员道德上更高尚,而是制度制约甚严。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

一、莫存法不责众的幻想

衡阳贿选案踢爆后,涉案人员多达六百余人,不单涉案人员,就是处理案件的部分官员也有一种模糊的认识,认为应当依照“法不责众”的惯例来处理本案。

这种思维是极为错误的,要知道,破坏选举,就是破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组织形式,是中国的政体,是社会主义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破坏这种根本政治制度,是动摇国之根本,是对全国人民的犯罪!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衡阳贿选案的立案,表达了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中共中央在这个关键时刻采取了正确的行动,向人民群众传达的一种关键信号,相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十三亿公民来说,这六百多人绝不是“众”!相反,他们仅仅只是一小撮!

二、       辞职与终止代表资格不应是结果

相关媒体报道,衡阳贿选案的处理结果是“衡阳市人大代表512名收受钱物的辞职,6名收受钱物的代表因此前已调离本行政区域终止代表资格”。

看到该报道时,我宁愿相信是媒体的误报!依据我国《代表法》第三十条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如果因为是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机关应当立即向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 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从上述条文可以看出,对人大代表的追责,只是需要经过一道特别的程序,即免除人大的代表资格,那么,我宁愿相信涉案的518名人大代表的辞职与资格的终止,只是法定程序的履行,也是对他们受贿行为追责的启动!如果受贿达20万,却能成功的逃避刑法的处罚,国家法律的尊严岂不又再一次受到践踏?

作为一个专业法律人,我希望尽快看到职能部门迅速行动起来,不要让法律再度蒙羞!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五

 

衡阳贿选案的踢爆与最高检对衡阳贿选案的立案,传递出一种信号,彰显出习近平同志及党中央惩治贪腐的决心与力度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全党正在努力按照十八大确立的精神,积极推进法治中国的进程,并实实在在的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此中传递的积极意义,远远超出了孤立的个案。

作为职业法律人,笔者以为,每一个法律人都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为中国的法治进程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秉承这种理念,笔者继续谈衡阳贿选案,并向相关职能部门建议:

一、应当追究受贿代表刑事责任。

踢爆衡阳贿选案后,相关媒体报道爆出确切的受贿人大代表为518人,目前的处理“结果”是“衡阳市人大代表512名收受钱物的辞职,6名收受钱物的代表因此前已调离本行政区域终止代表资格”,本人感觉十分困惑,对贪腐及丑恶,防微杜渐,除恶务尽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总结出来的经验与教训,如果仅仅是辞职及终止代表资格,那么,无论是从情理法的角度,都不能服众,并与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确立的“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精神相违背,十八大通过的该《决定》明确指出“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现在,既然已经查实该518名人大代表收受钱物,远远超过了受贿罪的立案标准,那么,对违法犯罪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就是应有之义了,反之,若不启动刑事法律追责,就是相关部门玩忽职守,有意渎职。

二、应当进一步积极主动深入调查

512名人大代表受贿,人均达20万,56名行贿者,人均甩出200万,如此大手笔,岂是偶尔为之的人的做派?

《共产党员》200805期及《检察日报》 2008218均刊载文章报道衡阳市祁东县人大选举中出现的贿选现象,文章写道““为了当上这个市人大代表,我一个晚上就一口气送了280个红包,每个500元。”贿选者老A(化名)是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69名市人大代表候选人之一,是当地一家私企的老板,虽然为了当选市人大代表他花去了十几万元”文章还报道出“祁东并不是贿选的重灾区。邻县的一位县委常委向记者透露说:选市代表花20来万是普遍的事情。”“贿选似乎也具有传染属性,随后就出现在市人大代表选举省人大代表的过程中。”

从上述报道可以看出,衡阳地区人大代表贿选已经成为痼疾,并非偶然,远非目前所查实的市人大代表选省人大代表才存在贿选问题,而是县区人大代表选市人大代表就已经普遍存在贿选问题了,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合理怀疑在选举县区人大代表的时候,会同样存在类似问题呢?笔者不做妄自揣测,让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如果相关职能部门不对衡阳市区县及市级人大的贿选问题进行彻查,仅仅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孤立的来处理衡阳贿选案,恐怕衡阳贿选的毒瘤根本无法根除,甚至在将来,会进一步蔓延开来,导致更严重、更恶劣的后果!

三、应当立即处理贿选案中收受钱物代表中的政府官员及司法人员

我国《公务员法》第十二条规定公务员应当履行的义务第一项就是“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而目前的涉案的官员及司法人员不单没有做到模范遵守法律,相反,却肆意违反法律,甚至已经达到涉嫌犯罪的严重程度,让《公务员法》第十二条第八项“清正廉洁,公道正派”成为了一纸空文,甚至是绝佳的讽刺。如果还让这些人继续担任政府官员、法官、检察官,甚至是政府、法院、检察院的负责人,那是何等的荒唐,这样荒诞剧,笔者与读者诸君恐怕都无法笑得出来。

 

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六

一转眼,关于衡阳贿选案的文字已经到了之六,国人素来将六视为一个吉祥的数字,但是,笔者此刻却丝毫没有六六大顺的轻松与喜悦,相反,不单觉得有提笔千斤的滞重,更有脊梁沟里冒凉气的惶恐,以往,笔者有将文字发在湖南红网论坛株洲版的习惯,可是,《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却未能在红网论坛株洲版出现,并非笔者懒惰,而是笔者将文字发在红网上,这个主题竟然会在审核中消失不见!笔者2014-1-2 16:24私信红网值班管理员赵轩“我发的《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一》违规么?怎么不见了?”迄今已经过去三天,没有任何回复,被“喝茶”的恐惧开始慢慢在笔者心底蔓延。

生存、生活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需求,但是,让我们的子孙能更好的生活也是为人父母者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将来的美好,为了推进法治中国的进程,笔者麻着胆子,继续与读者诸君笔谈:

一、衡阳贿选案的查处将遭遇法律怪圈!

笔者发表《杨阳律师谈衡阳贿选案之五》提出希望相关部门对行贿受贿者启动追责程序后,网友花田无错提出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问题是,谁去查?贿选受贿或者说利害关系者几占尽全市司法行政要职,让一个几乎全线崩溃的司法机器启动追责程序,难免质量不合格甚或直接死机趴窝”,此言虽然不中听,但却又直击本案的要害!

从《共产党员》200805期及《检察日报》2008218日刊载的文章来看,此次的贿选并非孤立的个例,而是在衡阳早已成为痼疾,从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到市级人大代表的选举,均普遍存在贿选的问题,那么,由贿选(含行贿及受贿两方面)代表选举出来一府两院,实质上其存在的合法性就必须遭到质疑,但是,我国刑法规定的破坏选举罪量刑为三年以下,案件属于基层司法机关管辖,让合法性存疑的司法机关来启动本案的追责?恐怕不单是从情理上很难服众,从法理上只怕也难说得过去!更不要说贿选案中行贿者或受贿者亦或是利害关系人还占据着该市相关司法行政机关的要职。

此时,令笔者担心的法律怪圈便凸显出来了,一个应当由基层司法机关管辖的破坏选举案,在衡阳将没有适格的机关管辖!笔者与中国政法大学一名硕士律师探讨本案,如果在西方英美国家出现类似状况会导致什么后果?得出的结论令人也震惊,如此状况的出现,将导致议会解散,政府总辞职!但是,我国的法律,似乎对此,目前还没有解决之道。

二、56名省人大代表当选无效的后遗症如何处理?

踢爆衡阳贿选案之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宣布了56名省人大代表的当选无效,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丝毫不容置疑,但是,笔者忍不住会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当选无效是决定宣布之日起无效,还是自始无效?如果是从宣布之日开始无效,无疑,等于认可了贿选者当选期间到无效期间这段时间的人大代表身份,恐怕这不会是省人大常委会的本意,可是,如果认定贿选代表的当选自始无效,那么这些“无效代表”在2013年的所有履行职务的行为,比如参与作出的决定、选举投票的结果是否依然有效?那些“无效代表”在省人大,甚至全国人大是否又有当选的职务?这些当选职务又适用何种程序处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发展大道39号 报名咨询热线:027-51518383

版权所有 楚天三一五文化传播湖北有限公司 (http://www.ct315.com) 鄂ICP备05000899号-1最佳分辨率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