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律法规雷霆行动维权日志曝光中心江一拍专栏广东维权专栏

本站焦点

Web
当前位置:首页>> 本站焦点

《宪法》赋予公民监督权是公民的合法权益吗?

2012/12/29    作者: 黄志宏    浏览次数:3297
    摘要:《宪法》赋予公民监督权是公民的合法权益吗?

         

          湖北两法院就宪法同一条款作出两种解释

 

汉江中院:举报是公民实现宪法赋予监督权的一种方式,其权利性质为监督权。监督权受到侵害提起的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审理范围”。

天门法院作出全国首例确认行政机关侵害宪法赋予公民监督权违法的判决

 

2012920,湖北省天门市人民法院就农民张小成诉天门市国土资源局不履行举报答复侵犯监督权一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天门市国土资源局在收到张小成的投诉后没有依法给予答复的行为,侵犯了张小成依据《宪法》第四十一条享有的监督权,也违反了土地管理的规定,因此判决天门市国土资源局限期就张小成的投诉事项作出答复。

    此前天门市法院就该案作出了驳回张小成起诉的裁定,理由是宪法监督权被侵犯不属于行政诉讼的范围。张小成不服上诉到汉江中级法院,汉江中院认为“举报是公民实现监督权的一种方式,其权利性质为监督权。监督权受到侵害提起的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审理范围”。因此作出撤销原裁定并指令天门市法院继续审理的二审裁定。

    因原被告双方均未在收到判决15日内提起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据悉,这是全国首例认为行政机关侵害公民宪法赋予的监督权的生效判决。(详见材料一)

 

 十堰中院:宪法权利不是公民的合法权益

 但在本案判决后不久,同为湖北省的十堰市中级法院却作出了截然相反的判决,在判决中认为侵害宪法赋予公民的监督权不是侵害公民的合法权益。

公民夏楚辉投诉十堰市招标投标管理局不依法履行对招投标违法行为职责,要求对相关责任人追究执法过错责任。但该局未予答复,为此夏楚辉向十堰市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十堰市政府受理后认为宪法赋予的监督权被侵害不属于复议范围,因此作出; 驳回夏楚辉的复议申请的行政复议决定。

夏楚辉不服该决定,向十堰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日前十堰市中级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中认为宪法赋予的监督权被侵害不属于复议范围,因此维持了十堰市政府复议决定。夏楚辉不服一审判决,向湖北省高级复议提起上诉,目前二审尚未开庭审理。

作为上述两个案件的代理人,黄志宏认为,我国的《宪法》还没有生命,因为并没有通过权威和实施来实现。大多数法院和政府机关都不把宪法中公民的权利当成合法权益,十堰市政府居然在答辩中称“宪法权利需要通过部门立法才是权利”。

黄志宏认为,《宪法》不仅是我国的根本大法,首先还是部法律。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的规定,是行政诉讼的依据,将其排除在法律之外就是否定宪法是法律。

黄志宏认为,如果宪法赋予的监督权可以起诉,将大大降低了“公益诉讼”的门槛。因为公民可以通过不依法办理举报来实现对原来与自己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事项对行政机关的不作为,乱作为行为提起起诉,解决了“公益诉讼”中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问题。

 

联系人:黄志宏,邮箱:641153706@qq,com,电话:15307131315

 

材料一:

行政诉状

 

原告:张小成,男,54岁,务农,身份证号码:42242819551226217X,住址:武汉市发展大道39-64-302号,邮编:430023,电话:02751518315

被告:天门市国土资源局

诉讼请求:

    责令被告限期就原告的举报事项依法作出处理并书面答复原告。

事实和理由:

    20101214原告就横林镇擅自占用2500亩耕地兴建“天门浙江工业园”的土地违法行为(详见附件一),通过挂号信邮寄的方式向被告提出了举报,经查被告于20101216(详见附件二)。

    被告至今未就原告的举报事项作出答复。

   原告认为:

   一、被告系天门市的土地管理部门,依法主管天门市土地监察等工作,并依法负有对土地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职责。。

   二、被告在接到原告对征地中存在违法问题的举报后既没有在10日内立案调查,也没有告知原告不予立案,同时更没有在30日办结,违反了《湖北省土地监察办法》第二十条、《湖北省国土资源监督检查条例》第十二条和《土地违法案件查处办法》第十六条规定。

综上所述,被告在接到原告的有关申请后,没有依法在规定期限内作出处理并答复原告的行为,属于行政不作为行为,应当责令限期履行。现原告依法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请求依法审理并支持原告的全部复议请求。

    此致

天门市人民法院

 

                      原告:张小成

                     二O一一年三月六日

附件一、关于天门市横林镇征地2500亩建设“浙江工业园”的举报材料

附件二、国内挂号信函收据和查询复单

附件三、原告身份证

 

一审裁定: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张小成,男,54岁,务农,身份证号码:42242819551226217X,住址:武汉市发展大道39-64-302号,邮编:430023,电话:02751518315

代理人:黄志宏。男,36岁,自由职业,身份证号:35-583197509093159,住址:武汉市发展大道39-64-302号,邮编:430023,电话:15307131315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天门市国土资源局

地址:天门市陆羽大道27

诉讼请求:

一、撤销一审法院(2011)天行初字第17号《行政裁定书》;

二、责令被上诉人限期就上诉人的举报事项依法作出处理并书面答复上诉人。

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自相矛盾,逻辑混乱。

    一审判决认为不属于法院诉讼范围的理由有两个,一是,民主权不是法院受案范围。二是,与上诉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具体行政行为。

    但是一审判决前面说“举报是公民行使监督权的一种形式”,后面又说“与张小成的实体权利义务并未受到被诉行政行为的实际影响”。既然举报是上诉人的民主权利,那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举报事项不答复,怎么就没有影响呢。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属于法院受案范围。

    对土地违法行为提出举报是《宪法》、《土地管理法》等法律规定赋予上诉人的权利,也是“保护耕地,人人有责”的具体体现。举报权不仅是提出举报还包括了有权有权行政机关依法处理和获得答复。被上诉人在收到被上诉人的举报后没有依法处理并答复上诉人,侵犯了上诉人的举报权。

   《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对部分可以起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列举,虽然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在其中,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对受案范围的宏观性规定,且不属于该条第二款的不予受理的列举情形,因此属于法院受案范围。

   综上所述,请求依法审理并支持上诉人的全部请求。

   此致

天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张小成

                    代理人:黄志宏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十四日

 

二审裁定:

 

  

 

       

 

 一审判决:

 

 

 

 

 

 

 

 

 

 

 

 

材料二:

行政诉状

 

原告:夏楚辉,男32岁,汉族,身份证号码:445221197908091610,住广东省揭东县霖磐镇东风村玉蓝镇道东一号,自由职业,联系电话:15307131315,邮编:515525

被告:十堰市人民政府

地址:十堰市北京中路8号,邮编:430023,电话:0719—8109157

诉讼请求:

一、撤销被告就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十行复驳字〔20121号)并责令被告限期就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二、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请求:

原告认为十堰市招标投标监督管理局(下称十堰招投标管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侵犯了原告的监督权,为此于2012514日,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向被告的复议机构――十堰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复议科提起行政复议(见证据一)。

2012814,被告就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送达了《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十行复驳字〔20121号),以“申请人与该投诉所指招投标事项无利害关系”为由,依照《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的决定。(见证据二)。

申请人认为被告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的决定查明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撤销并责令限期重新作出行政复议决定。

一、查明事实不清。

被告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载明认定的事实是“申请人与该投诉所指招投标事项无利害关系”,但原告是认为十堰招投标管理局没有就原告依法提起的投诉作出处理侵犯了“监督权”而提起了行政复议申请,而不是认为在招投标中的财产权直接受到侵害提起的。

十堰招投标管理局的设立是为了对招投标行为进行有效监管,以保障招投标法律的贯彻执行和维护招投标市场秩序,以及保障国有资产不因为违法招投标而造成损害。国家是由一个个公民组成的,《国有资产法》第三条“国有资产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

十堰招投标管理局依据法律,代替公民行使相应的监督检查和管理权,依据《宪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自称自己为“人民公仆”。

依据《宪法》第二条第三款“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的规定,原告作为公民参与对国家的管理和对自己有份的国有资产的管理,就在于依据法律,通过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监督,来间接的行使管理权。《宪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赋予申请人作为公民的监督权,依据第二款“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的规定,十堰招投标管理局应当保障原告的监督权,并处理原告的监督投诉。

依据《湖北省行政执法责任追究暂行办法》第四十条“对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投诉、检举,行政执法责任追究机关应在自接到投诉、检举之日起7日内审查并决定是否受理。不予受理的,应当告知不受理的理由”的规定,十堰招投标管理局即便不予受理原告的投诉也应当作出不予受理的告知。

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监督权是原告参与国家管理的主要权利,十堰招投标管理局未在法定期限履行办理原告的投诉,侵犯了原告的监督权。

依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除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和本条例规定的申请条件的,行政复议机关必须受理”的规定,只要不是行政复议法及其实施条例明文禁止的范围,均属于行政复议范围(参见《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释义第二十七条)。

《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中的合法权益并不仅仅简单限于的人身权和财产权,而是包括了“监督权”在内的所有权利。因此本案的争议就在于,“监督权”是不是原告的权利。如果“监督权”是原告作为公民依法享有的权利,那么依据该条文规定,被告必须受理原告的行政复议。如果“监督权”不是原告的权利,那原告只有建议修改《宪法》了。因为与其成为摆设,还不如不要。

二、适用法律错误。

被告在决定书中唯一载明的法律依据为“《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但该条款中,并没有规定“申请人与该投诉所指招投标事项无利害关系”不属于受案范围或者不符合受理条件,因此被告适用的法律明显错误。

综上所述,请求依法受理并支持原告的请求事项。

此致

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夏楚辉

                      二〇一二年八月十四日

 

十堰市政府答辩状:

 

 

 

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夏楚辉,男32岁,汉族,身份证号码:445221197908091610,住广东省揭东县霖磐镇东风村玉蓝镇道东一号,自由职业,联系电话:15307131315,邮编:515525

代理人:黄志宏。男,36岁,自由职业,身份证号:35-583197509093159,住址:武汉市发展大道39-64-302号,邮编:430023,电话:15307131315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十堰市人民政府

地址:十堰市北京中路8号,邮编:430023,电话:0719—8109157

上诉请求:

一、撤销一审法院(2012)鄂十堰中行初字第5号《行政判决书》;

二、撤销被上诉人就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十行复驳字〔20121号)并责令被上诉人限期就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三、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请求:

    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

    一、对证据错误认定。

   (一)被上诉人证据5,系东风公司纪委作出的,而东风公司纪委并不是行政机关,因此不是《十堰市招标投标投诉处理办法》第三条“市招标投标监督管理局负责协调全市招标投标活动的投诉,对所收到的投诉可视情况依法直接调查处理,也可会同或移交有关行政主管部门调查处理,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应将调查处理结果告知市招标投标监督管理局”规定的处理主体。

   (二)原告提交的证据3,一审判决以该证据是在诉讼过程中提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九条“被告在行政程序中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提供证据,原告依法应当提供而拒不提供,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一般不予采纳”的规定,作出了对该证据不予采信的认定。但是一审判决忽略了一点,适用该条款的前提是“被告在行政程序中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提供证据,原告依法应当提供而拒不提供。”,依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即便上诉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中未提供相应证据的,被上诉人也应当通知上诉人限期提供。因被上诉人并未在行政程序中要求上诉人提供该证据,因此对该证据是否采信不适用本条款规定。

 

    二、应当受理的不应当反推不符合该规定的就不受理。

   《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是“应当”、“必须”受理的规定,并不是不予受理的规定,也不是可以反推不符合该条规定就不受理。比如“申请人与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规定就有可能存在申请人在申请时自述有利害关系但又不能证明有利害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应当先行受理再调查认定。如果还一审判决的逻辑,也可以反推出已经受理的行政复议就符合《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那么岂不是上诉人的复议本身就符合了受理条件吗?一审判决显然犯了逻辑错误。

 

   三、一审判决存在矛盾。

   在判决中既说“并未对原告夏楚辉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亦没有侵害原告的任何合法权益”,但又承认了“侵犯了宪法赋予的公民监督权”,到底是认为不予答复投诉没有侵害上诉人的权益,还是侵犯了上诉人宪法赋予的公民监督权,但是宪法赋予的公民监督权不可以复议,显然是应当择一认定,而不能模棱两可让人不知所云的。

 

   四、没有明文禁止不可以行政复议的行政行为,都属于行政复议范围。

  《行政复议法》中虽然没有明文将侵犯宪法赋予的监督权作为复议对象,但也没有将其排除在外,而《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采取了否定式的立法技术,对行政复议申请的受理条件进行了从宽规定,除行政复议法和本条例另有规定的以外,行政复议机关对申请人就具体行政行为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都应当受理。就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对行政诉讼范围作出了从宽的规定。突破了《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列举范围。

 

   五、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  

   在一审判决中可以看出一审法院和被上诉人就没有把宪法赋予公民的监督权当成公民的权利,侵犯了监督权也不算是侵犯公民权利。宪法不是供人朝拜的红宝书,而是切切实实需要实施和遵守的基本法。连《宪法》都不能得到执行的话,其他法律还有可能被执行吗!?《宪法》不仅是我国的根本法,首先也是部法律。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的规定,是行政诉讼的依据,将其排除在法律之外就是否定宪法是法律。

   一审的判决,如果不能得到纠正,那么如刘少奇作为现任国家主席手持《宪法》也保护不了自己人身安全的历史将会再次重演。而习近平同志在今年124日的讲话中强调的“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就是连野猪都不信的假话。

   综上所述,请求依法受理并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项。

   此致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夏楚辉

                       代理人:黄志宏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发展大道39号 报名咨询热线:027-51518383

版权所有 楚天三一五文化传播湖北有限公司 (http://www.ct315.com) 鄂ICP备05000899号-1最佳分辨率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