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律法规雷霆行动维权日志曝光中心江一拍专栏广东维权专栏

新闻报料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报料

再遇揭阳流氓律师

2012/5/12    作者: 黄志宏    浏览次数:6338
    摘要:再遇揭阳流氓律师


再次见证揭阳大律师杜沇的流氓作风 
                

 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k1NjkzMTMy.html


揭阳大律师杜沇的流氓作风

    昨天上午,在夏楚辉对揭阳市工商局不服举报答复行为提起的诉讼一案,在榕城区人民法院开庭。黄志宏作为夏楚辉的代理人出庭,被举报人揭阳日报社经法院追加作为第三人参与了诉讼,由广东省榕江律师事务所杜沇律师(事后在庭审笔录上看到)出庭应诉。本案由榕城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林潮书主审。
    庭审中,在对被告进行身份审查时,被告并没有提交组织机构代码证和“三定方案”证明具有诉讼主体和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职权。因此黄志宏认为被告不具有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主体资格。
    杜沇说通常原告起诉就应当明确主体,在诉讼中又说不具有主体资格。这不符合逻辑。杜沇称原告是拿人民法院当儿戏,法庭应当给予原告警告,不能让原告无理纠缠。黄志宏明显的感觉到此人言语中流露出的敌意。
    在被告代理人举证时,杜沇未经审判长许可就随意走出法庭。黄志宏向审判长释义要求对其提出遵守庭审秩序的告诫。审判长表态等被告代理人发言完毕。谁知这时杜沇居然旁若无人的接听起电话。黄志宏再次举手要求审判长制止,审判长依然还是说等被告代理人发言后处理。
    杜沇电话打完了,被告代理人发言也完了,审判长林潮书此时才声明了应当遵守法律秩序。
    在黄志宏就被告提交的证据发表意见时,杜沇举手要发言,但审判长并未允许。也许是这杜沇从来就不把法院当回事,就直接说话打断了黄志宏的发言。审判长制止了其发言,表示有问题等原告代理人发言后再发表。黄志宏接着发言,但杜沇继续插话,黄志宏表示,能不能尊重一下自己,等其发言完了再说。但杜沇仍然继续插话,黄志宏愤怒的拍了桌子,问他还有没有法庭规矩啊!谁知杜沇脱口就出脏话骂了黄志宏一句,忍无可忍的黄志宏回了他一句。就这样两个人对骂起来,顿时庭审变成了“泼男骂街”。
    在审判长的制止下,杜沇才停止了叫骂。审判长宣布休庭。
    15分钟后,重新开庭,审判长找来了一名法警,并重新宣布了法庭秩序,之后杜沇在庭审语言上才有所收敛,但在庭审中光着脚并且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对法庭不屑一顾的神情(见图)。
    庭审一直到11:40才结束。黄志宏在等待书记员打印笔录时,杜沇不断的跟其他人说着话,隐约听到“死爸”,“狗”之类的话。因黄志宏听不懂潮汕话,也就没有理会他。
    在签署笔录时,黄志宏才想起来这个,这个杜沇原来是2006年在夏楚辉起诉揭阳电信乱收费的案件中,作为电信的代理人参与庭审。在庭审中被陈书伟和黄志宏说的理屈词穷而在法庭上撒泼的。而杜沇所代理的揭阳电信案件经过夏楚辉的不断抗争之后,揭阳电信以败诉告终。

    在走出法庭后,黄志宏同行的人告诉黄志宏。杜玧刚才是在骂他。
生气的黄志宏,拦住了杜沇,问为什么要骂自己?有本事骂就当面骂?双方在法院门口又对骂起来了。后来在被告代理人的劝说下才各自离开。
    杜沇系广东省榕江律师事务所主任,该所原为揭阳市司法局直属事业单位,2001年改制为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杜沇曾经担任揭阳市政府法律顾问。杜沇为揭阳市政府“御用律师”,从来就不把法官和对方当事人放在眼里。
    在夏楚辉起诉揭阳电信的案件中不仅多次被判败诉,还在法庭上出丑,无疑对黄志宏等人怀恨在心,今天再度与黄志宏狭路相逢,如此有失风度的表现也就可以理解。因为这人的素养和业务能力也就是那样,被人揭穿了也就只会撒泼。。 
 

              庭审中光着脚翘起二郎腿,抽着烟的杜沇律师


 


http://bbs.0663.net/thread-125128-1-1.html


http://www.jyssfj.gov.cn/zd_show.asp?act=news&id=521


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6)榕民初字第156号

原告夏楚辉,男.1979年8月9日出生,住揭东县霖磐镇东风村。
委托代理人陈书伟,男,l972年10月15日出生住广东深圳市龙岗
中心城欧景城。
委托代理人黄志宏,男,1975年9月9日出生.住湖北武汉市发展大
道。
被告广东省电信有限公司揭阳市分公司。地址:揭阳市黄歧山大道电
信综台楼。
负责人杨展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杜沇、许杰华,广东榕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夏楚辉与被告广东省电信有限公司揭阳市分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夏楚辉及其委托代理人陈书伟、黄志宏,被告委托代理人杜允、许杰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使用“小灵通”手机一部,号码为3688000,2005年12月14日,原告收到一条短信:“大话嘻游三.之经典对白:发168到9898点送给好友、连接20天点送获50元话费,咨800820181212/13 22:10”。原告依照说明发168到9898,立即收到被告的几条信息,并告知信息费0.5元/条。被告收费行为违反了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请求:一、判令被告退还原告话费2.5元和加倍赔偿原告2.5元及向原告书面道歉。二、判令被告承担和赔偿本案所产生的全部费用(包括工商查询费60元)。
    被告辩称,上海美通无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向被告租用短信息服务系统,并委托被告代收信息费,被告依照约定,代为向原告收取信息费合理合法,故被告依法对本案不承担民事责任,请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使用号码为3688000的“小灵通”手机一部,2005
年12月14日,原告收到号码为1189898发送的一条信息,内容为:“大话嘻游三,之经典对白发168到9898点送给好友.连接20天点送获50元话费,咨8008201812”。原告依照说明发168到9898,该信息系统立即发来信息称“您已成功定制由美通无线提供的妙语传情业务,O.5元/条”。之后原告接连收到1189898发来的5条短信:
    另查明,2004年7月16日,广东省电信有限公司(甲方)与上海美通无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乙方)签订《聚龙计划短信合作协议书》约定:甲方作为短信平台提供商,向乙方提供短消息服务系统。甲方利用其计费和业务支撑系统,向乙方提供业务计费服务和代收费服务。8008201812是上海美通无线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号码。
    以上事实,有被告于2006年l月6日出具的号码为“3688000”的发票联、聚龙计划短信合作协议书及当事人的陈述为据。
    本院认为:被告向原告代收信息费人民币2.5元,事实清楚,应予认定。虽然广东省电信有限公司与上海美通无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约定了被告有代收费服务,但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该合同对第三人没有约束力,且被告代收费行为也超越其经营范围,违背了民法通则的规定.因而,被告应返还原告信息费2.5元。原告要求被告加倍偿还2.5元,于法无据,予以驳回,由于被告没有侵害原告的名誉,因而,原告请求被告向其书面道歉没有事实依据,不予采纳,另外,原告向工商查询是为履行法律规定的举证责任。因此,查询费应由其负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二条、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东省电信有限公司揭阳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
日内退还原告人民币2.5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人民币60元,原、被告各负担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
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林利波;
审判员:魏少荣;
审判员:薛锦春;
二00六年十一月五日
书记员:黄朝东
 

揭阳“御用律师”法庭撒泼

2006年6月19日 周一 晴 广东揭阳          

        2006年6月19日下午三点电信用户夏楚辉起诉广东电信揭阳分公司小灵通乱收费一案在榕城区法院东山法庭公开审理。原告的诉讼请求就只是要求被告退还多收取的2.5元并赔偿2.5元以及赔礼道歉,此案标的虽小,但意义深远,引起了电信用户和其他电信运营商的关注并参与了旁听,我和陈书伟作为夏楚辉的代理人目睹了一场闹剧。
    今天被告揭阳电信的代理人系广东揭阳市榕江律师事务所杜沇(音)和许杰华,据了解杜沇还是揭阳市政府的法律顾问。
    庭审开始前,书记员宣读了法庭纪律,强调在法庭中不能抽烟和随意走动,旁听人员不能发言和进入审判区。
    按庭审顺序,在原告方宣读起诉状和被告答辩后由原告开始举证,也许是烟瘾太大,或许是原告的起诉让他头疼,被告代理人杜沇不顾法庭纪律抽起了烟。他这违反法庭纪律的行为被审判长予于严肃制止。
被告另一代理人许杰华在传递证据之后,竟然在未经法庭许可的情况下两次离开法庭,这无视法庭纪律的行为,原告提醒了合议庭注意并制止这行为,谁知这时杜沇激动起来了,大声叫到“不需要你来维持法庭秩序,你又不是法官”。
    法庭审理进入了,发问阶段,原告代理人在发问中,杜沇又多次打断了陈书伟的问话,陈书伟指出他这行为违反了庭审规则,杜沇竟然说“我不需要你教我,你算个鸟。”并跳起来用潮汕土话骂了陈书伟,谁知陈书伟祖籍潮州,也听得懂潮汕话,当即向合议庭提出抗议,审判长制止了杜沇的行为。
    法庭审理进入辩论阶段,这时杜沇站了起来,走向门口,可能之前随意走动的行为被审判长制止过,他又转身跟合议庭成员打了个招呼后,才走出法庭。
    经过两轮辩论和最后陈述后,法庭按规定主持调解。审判长询问原告是否有诚意调解,原告表示愿意调解。审判长又问原告的调解意见。我说:“被告代理人一再指责原告起诉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表示原告的起诉仅仅为了要的说法,并无恶意,原告愿意放弃赔偿仅要求被告赔礼道歉。”
    审判长在询问被告的调解意见时,杜沇说:“原告是恶意起诉,是个无赖”。对于他这严重侮辱原告人格的行为,我当即提出他必须马上向原告道歉,否则原告将起诉他这一侵权行为。审判长制止了杜沇的无理行为,并再次提示杜沇在发言中要注意用词。谁知杜沇在发言中又使用了“原告是无赖”的用词。忍无可忍的陈书伟说了“你真是流氓”。杜沇的矛头又对准了陈书伟,并说起了脏话。法庭顿时只听见一片骂声,就连审判长也无法控制,只好匆忙宣布结束庭审结束。
    杜沇的无理行为激怒了旁听的人员,在审判长宣布庭审结束后就纷纷指责杜沇,认为他毫无修养,真像个“流氓律师”。对于旁听人员的议论,杜沇拍着桌子,跳起来骂人。并扬言让人“小心点”。
    为了避免双方发生冲突 我只好把旁听人员等人劝离法庭。法庭才恢复了平静。
    整个庭审过程中我发现审判长缺乏控制能力(据说审判长还是法庭庭长),对于违法法庭纪律的人员没有依法进行训诫和警告,导致最终场面失控。也或许是对方代理人的“名气”太大的原因吧,审判长“不敢”得罪。
    说实在我在全国各地打的官司不少,见过的律师也不计其数,但像杜沇这样“素质”的律师还真没有见过。是不是“名气”大,脾气也大呢?但我认为脾气再大,作为律师也应该有一定的修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发展大道39号 报名咨询热线:027-51518383

版权所有 楚天三一五文化传播湖北有限公司 (http://www.ct315.com) 鄂ICP备05000899号-1最佳分辨率1024x768